人民網
人民網>>社會·法治

60余名制琴師返鄉創業,全縣150多家相關企業帶動2600多人就業

一把提琴出確山(人民眼·返鄉創業)

本報記者 馬躍峰
2021年03月26日05:16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河南昊韻樂器有限公司工人在制作提琴。
  本報記者 馬躍峰攝

  河南確山縣提琴產業園內,工人們在制作提琴。
  王 威攝

  確山縣提琴產業園庫房。
  王 威攝

  引  子

  一間不起眼的農房里,六七名婦女促膝而坐,小小刻刀在手中上下翻飛,毛糙的木料很快被精雕細琢成提琴琴頭。在河南省駐馬店市確山縣竹溝鎮,像這樣大大小小的提琴加工作坊有122家。

  原材料和市場兩頭在外,山溝溝如何“長”出制琴產業?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確山縣一批農民來到北京的提琴工廠、作坊務工,從學徒做起,一路打拼,成為制琴師,學到了手藝、適應了市場、融入了產業。2015年,確山縣提出“歡迎闖天下的確山人回老家”,規劃建設提琴產業園。60余名確山籍制琴師陸續返鄉創業,全縣迄今開辦制琴及相關企業150多家,年產提琴40余萬把,帶動2600多人就業。

  鄉村振興,人才是關鍵。在河南,推動外出務工人員返鄉創業,培育壯大農村創新創業群體,催生發展新動能,并非確山一域之景。

  2019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河南代表團審議時指出,推動人才、土地、資本等要素在城鄉間雙向流動和平等交換,激活鄉村振興內生活力。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提出,鼓勵農民就地創業、返鄉創業,加大各方資源支持本地農民興業創業力度。近年來,河南省組織引導和幫助扶持一些有實力、有能力、有抱負的返鄉農民工運用自己掌握的資金、技術、人脈,來興辦實業、發展產業、帶動就業。在政策推動、鄉情牽動、項目帶動下,眾多外出務工人員踏上了返鄉創業之路。2020年,全省新增農民工返鄉創業16.4萬人,帶動就業74.68萬人。

  從外出務工到返鄉創業,一批確山能工巧匠以勤勞雙手撥動命運琴弦,奏出動人的致富交響曲。

 

  轉身

  從外出闖蕩到返鄉創業

  從放牛娃到制琴師,這條人生路,52歲的王金堂已走了36年。

  王金堂出生在確山縣竹溝鎮,家中兄弟6人,早年間日子過得緊緊巴巴,“一件衣服,幾兄弟輪著穿,哥哥穿破后,打上補丁給弟弟!

  窮則思變。上世紀80年代,16歲的王金堂打定主意外出闖蕩。坐著火車,一路向北,最終在北京落腳。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王金堂一時沒找到合適工作,有過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窘迫,也睡過建筑工地,“那時連做夢都想學手藝”。

  一次偶然的機會,王金堂遇到一家工藝美術廠招聘臨時工,不僅能學習制作工藝小提琴,還管一日三餐。他高興極了,踏踏實實跟著師傅學,一年后就當上了車間負責人,月工資700多元。

  出人意料的是,王金堂不久就辭去了這份穩定的工作,來到一家提琴作坊當學徒,每月僅領16元生活費——這源于一場小提琴演奏會,動聽的曲調讓他著迷,一個念頭涌上心頭:“一定要學會制作能演奏的提琴!

  學藝不易,但難不倒王金堂。他沒日沒夜主動趕工,只為多上手幾道活兒。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兩年學習,王金堂掌握了制琴的關鍵技術,打算獨自創業。

  沒本錢、沒材料、沒工具,白手起家建琴坊,談何容易?王金堂白天打零工、賣煎餅,晚上繼續鉆研制琴。動員老鄉當工人,四處奔走找投資,1990年,王金堂終于同一家木材廠談攏,合作開辦一家琴坊。此后,他的制琴生意越做越好,他帶出來的許多工人也陸續建起了自己的琴坊。

  幾乎與王金堂創業同時,確山農民李建明通過親戚介紹,也來到北京的提琴作坊當學徒。他踏實肯干,學得好手藝。到2014年,李建明創辦的提琴廠年銷售額已達3000多萬元,產品以出口為主。

  親戚傳親戚,老鄉帶老鄉,一批批確山農民來到北京學制琴。2010年,從業者達到近1000人,在制琴行業叫響了“確山師傅”的名頭。

  身在城市,心在家鄉,制琴師們牽掛著遠在確山的老人和孩子!澳菚r與家人一年見不了幾次面,很想家!蓖踅鹛谜f。

  家鄉也盼著游子“雁歸來”。2013年起,確山縣、鄉各級領導多次到北京看望制琴老鄉,希望引老鄉回故鄉建家鄉。確山縣水利局局長劉冬梅,時任竹溝鎮黨委書記,她當時就多次到北京動員制琴師返鄉創業。

  2015年秋,劉冬梅信心滿滿地奔赴北京“引鳳回巢”。但在提琴產業人才回鄉對接會上,預想中“應者云集”的場面并沒出現,參會的70余名確山籍制琴企業家及制琴師普遍有顧慮:“北京信息靈、機會多,老家的條件跟得上嗎?”“回去之后,原材料咋運?老客戶咋辦?”……

  面對大家的問題,劉冬梅既打感情牌,也打政策牌、機遇牌:縣里已開始籌建提琴產業園,園區內建立標準化廠房,進駐產業園的提琴企業不僅享受3年標準化廠房租金補貼,還有創業保障、子女入學等方面優惠政策。

  “返鄉創業固然好,顧慮也不少:擔心丟了市場,擔心扶持政策落實不到位,還擔心交通物流條件跟不上!蓖踅鹛酶嘁环知q豫。1993年,他回過確山,與鎮政府聯合建了一家提琴廠,年產提琴500把。3年多過去,物流跟不上,信息不靈通,經營機制不靈活,企業最終倒閉。賠了本錢的王金堂重返北京,到李建明的制琴公司工作,后來才東山再起。

  最終,在北京的76名確山籍制琴企業家及制琴師,只有6人決定返鄉創業。動身時,僅剩3人——王金堂、李建明、李守強。

  2015年底,王金堂、李建明、李守強進駐確山縣提琴產業園。園內,整齊的廠房、筆直的道路、周到的服務,讓他們心里踏實了不少。

  起初,他們仍然很謹慎,只將一部分設備搬到確山。不久,縣里承諾的政策一項項落地,3人不再遲疑,除留下銷售人員外,將大部分生產車間轉到確山。

  回鄉

  從創產業到創品牌

  返鄉創業,怎么創?李建明、王金堂選擇了不同的路徑。

  李建明青睞規;、標準化工廠。他成立昊韻樂器有限公司,用工規模持續擴大,新問題也隨之而來。過去,在小作坊里生產手工提琴,一個人完成多道工序,程序界限不明,制作標準不清。如今,工人多了,怎么計算工作量?怎么評估質量?

  李建明請來初中同學郭新社擔任公司總經理。郭新社有20多年工廠管理經驗,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梳理、完善提琴制作工序,以便分派工作任務,進而制定績效考核辦法。

  下料、做板、合琴、隨形鑲線、起凹圓棱、裝琴頭、細磨、上漆、裝配、調試……工廠細分生產流程,設置了12個車間!肮と嗣刻彀磿r打卡,按工序計件領工資!惫律缯f。

  一開始,工人們不適應,但郭新社不讓步:“有的工序誤差不得超過1毫米,如果不設定質量標準、不嚴格執行制度,咋拓展市場?”

  努力終見成效。如今,走進一個個生產單元,工人、質檢員、車間主管各司其職,嚴格把關。裝配車間里,一名女工在立音柱、修琴碼。這是一個精細活,只見她小心翼翼,反復衡量琴碼的位置、碼腳的厚度,最終仔細固定下來。

  “雖然是手工制琴,但我們的工廠已具備規;、標準化優勢!惫律缯f,經過兩年發展,昊韻公司的工人數量從70名增加到200多名,提琴年產量超過5萬把,工藝水平不斷提高,市場價格日漸看漲。

  昊韻公司的快速發展為返鄉創業者樹立了樣板,60多名在北京的確山籍制琴師陸續返鄉。16家制琴和配套企業入駐產業園,生產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貝司及配件等30多個系列、400多種型號的產品。

  規;、標準化的路子固然好,但王金堂有自己的想法。進駐確山提琴產業園3年政策優惠期過后,他把自家的金鳴琴廠遷到老家小王莊村。一些制琴師見王金堂離開,緊隨其后,也把廠子搬回家。

  “從手工制琴歷史來看,作坊里應該更能出精品!蓖踅鹛脠孕抛约旱倪x擇。2018年底,在鎮、村支持下,他建起4層樓房。一層是車間、廚房,二層用于展示,三層存儲成品,四層招待客商。樓外一間庫房,專門存放木料。

  推門進屋,一樓大廳四周全是提琴、配件、半成品。幾名工人全神貫注,合琴、鑲邊。上二樓,王金堂的小兒子在練習拉小提琴,旋律悠揚。

  “作坊產量小,可以精心打磨,滿足個性化需求!蓖踅鹛门e例說,北方天氣干燥,琴里的音梁應該放高一點,等木質變干,會自然下降,避免出現音差。不然提琴售出一段時間后,音梁錯位,音色改變,易被消費者誤認為是質量問題。

  在保持傳統音色的同時,王金堂對提琴進行電聲化改造,并著力讓提琴外表色彩更現代、操作更簡便、舞臺呈現效果更好。在他看來,作坊“船小好調頭”,利于創新。王金堂還有遠期規劃:打造“大師工坊”,“甚至一個月就做一把琴,走高端、賣高價”。

  “無論工廠還是工坊,關鍵是要高質量發展!贝_山縣縣長彭廣峰說。確山縣培育了手工制琴產業,年產提琴數量不少,但沒有一個叫得響的品牌。大部分產品按訂單生產,批量走貨,在國外貼牌銷售,利潤大頭被中間商賺走。

  為打造本土品牌,2020年確山縣主導注冊了“竹溝·德韻”提琴國際商標。

  “創品牌,靠三要素——材質好、大師做、名人拉,說到底靠人才!蓖踅鹛谜f,要精準判斷提琴制作得好不好,得請專業琴師品鑒。一些工坊缺銷路,制琴師“眉毛胡子一把抓”,采購、制琴、銷售全都管,分散了精力,影響技藝提高。

  2020年,確山縣成立手工提琴制作協會,王金堂被推舉為會長。針對品牌不響、人才不足等問題,協會制定了5年工作計劃,爭取縣里專項資金,加強專業培訓,提高從業者的經營能力、制琴水平和文化素養。

  “確山將建設一個職業技術園,與大學音樂系合作,重點培養制琴師。通過對制琴師評定級別,與生產的提琴價格掛鉤,引導、激勵他們提高技藝!迸韽V峰介紹。

  帶動

  從增添產業興旺新動能到拓展生活富裕新路子

  春季的小王莊村,村口麥田青青,進村入戶,趕工的場面熱火朝天。

  小王莊全村32戶人家,制琴作坊有10家,多多少少都跟王金堂有關聯。走進王金堂二哥王金成的家,配房里4名村民面墻背門,正專心做工。王金成專注制作琴頭,年收入三四十萬元。

  出門,隔幾座院,是村民周留水的家。只見幾把半成品提琴擺在桌案,周留水正在隨形鑲線。他10多年前學過制琴,后來轉了行,前兩年見村里的制琴師賺了錢,他重拾手藝,既方便照顧家,一年又多賺七八萬元。

  李金友一直在確山縣做建筑工程,頗有積蓄。見當地提琴作坊蓬勃興起,他也想辦廠!翱善鸪踹B制作提琴需要用啥木料都不懂,怎么辦?”他向好友王金堂請教。

  “不懂制琴,可以賣琴!蓖踅鹛靡徽Z點醒李金友。2019年,李金友成立確山縣威霖琴業股份有限公司,投資600多萬元購置名貴木料,嘗試開辦琴廠。王金堂幫著把關技術,李金友負責對外銷售,琴廠很快走上正軌。2020年參加中國(上海)國際樂器展覽會,一筆就售出了價值10多萬元的手工提琴。

  李金友領著記者走到小王莊村村頭,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把巨大的混凝土“提琴”嵌在地面上。

  廣場由李金友代建,他希望客人來到小王莊村后,看到的不只有麥田、農舍,還能隨時隨地感受提琴文化!扒瞄_農家門,里面‘藏’著生機勃勃的提琴作坊和能工巧匠!

  親戚傳、朋友帶,制琴業在確山農村悄然落地,為鄉村振興注入新活力。西王樓村村民樊國喜早年在家種地,2002年經老鄉介紹到王金堂在北京的作坊學制琴。選料、做板、合琴、油漆,他學到全套手藝。王金堂返鄉,樊國喜也跟著回了家。

  2019年,村里的制琴作坊越來越紅火,樊國喜決定試一把。他辭別王金堂,拿出20多萬元積蓄購買木料,在家里辦起琴坊。工人不多,就他們夫妻和弟弟、弟媳,男人做板、修音孔、裝配,女人油漆、隨形鑲線、細磨,可加工全套整琴。2020年,4人生產400把小提琴、100多把大提琴,純收入20多萬元。

  在確山提琴產業園,大批產業工人在家門口就業,“掙錢、顧家兩不誤”。農民李國強種地之余,到廠里為提琴翻邊,月工資近5000元。熟練工李繼珠當上質檢員,專給產品“挑毛病”,每月工資6000多元。

  對提琴業帶來的消費活力,竹溝鎮黨委書記韓成良感觸頗深。鎮區8000多人,其中從鎮外來買房、租房的有2000多人,大部分從事制琴配套產業。制琴業的貨物吞吐量大,物流點設了6個;來往洽談生意的客商多,餐館開了50多家。

  蓬勃發展的制琴業也有“成長的煩惱”。上百家提琴作坊聚集在一起,銷售渠道不暢,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出口困難,資金短缺,出現壓價競爭的苗頭。

  縣里出臺了解決辦法。彭廣峰介紹,為破解提琴銷售難題,確山縣成立了跨境電商公司,提供進出口備案、出口退稅等服務。確山農村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推出“紅色琴音貸”“惠樂貸”產品,對制琴師最高放貸50萬元,對制琴公司最高放貸3000萬元。

  提升

  從培養年輕一代到打造特色小鎮

  一手按弦,一手拉弓,19歲的熊呈豪收放自如,提琴名曲《梁!窂乃搁g汩汩流淌。

  “更多希望寄托在年輕一代身上!敝魄賻熜荛_峰說,他20年前學制琴,自己調不準音,得找專業琴師。于是,他讓兒子熊呈豪從8歲學琴。

  在熊呈豪記憶里,沒少因練琴受苦!叭腴T很枯燥,一天練4小時,拉不成一段完整的曲子!币驗榫毲,父子倆沒少沖突,有一次,父親急得把小提琴摔在了地上。

  “練的時間長了,拉琴漸漸有了調子,我也慢慢明白了父親的苦心!毙艹屎勒f。他遠赴俄羅斯,到遠東國立藝術學院求學。確山縣手工提琴制作協會成立了由年輕一代組成的弦樂團,成員30多人,熊呈豪擔任提琴手!袄、修琴、教琴、制琴、賣琴,我們年輕一代要傳承父輩的創業精神,把制琴產業發展得更好!毙艹屎勒f。

  王金堂的大兒子王玉民也從小學習拉琴,后來考入中央音樂學院提琴制作研究中心,學習制琴。在他眼里,“每一把琴都有生命。從設計到選料,純手工制作,只有融入制琴師的情感,琴才有靈氣!

  王玉民現在讀大四,平時既要學制圖、油漆、美學等理論知識,也要到工作室操作實踐,每天安排得滿滿當當,“準備攻讀研究生,練好本領,回報家鄉”。

  34歲的李開印接替叔叔李守強經營強音樂器公司!拔覀兊母篙吰毡椴粫v外語,進口木料時,常被中間商多賺了差價。如果自己出國買木料,又好又便宜!彼庹Z,善談判,希望闖出一條新路子。

  第一次前往東歐采買木料,李開印長途跋涉,精心挑選木材,現場付款,就地發貨。此后,李開印又多次到國外考察木材,比較質量、價格,最終選定幾個原料基地,讓自家制作的提琴多了幾分競爭力,儲運和銷售木料也成了公司新的利潤增長點。

  確山縣眼下正在籌劃竹溝鎮提琴文化產業園項目,目標是打造提琴特色小鎮,厚植產業優勢。

  提琴文化產業園坐落在小王莊村附近,從設計方案看,所有建筑依形就勢,俯瞰像一把大提琴。文旅區,展示提琴文化,兼備文娛表演;工坊區,以中式四合院為主體,是提琴制作大師的工作室;配套區,依托周邊村落發展鄉村旅游。

  看到這個規劃,王金堂欣喜不已:“當年我們外出闖蕩謀出路,現在身邊就有廣闊的創業天地,我覺得自己能再干30年!”

  “人才振興是鄉村振興的基礎。熟悉鄉村、熱愛鄉村、愿意在鄉村實現夢想的返鄉創業能人,日漸成為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一支重要力量!贝_山縣委書記路耕說,打好親情牌,搭好創業臺,返鄉創業者一定能夠大顯身手。


  《 人民日報 》( 2021年03月26日 13 版)

(責編:胡永秋、牛鏞)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亚洲AV 欧美 卡通 动漫_欧美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