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社會·法治

自媒體平臺設置最低提現門檻,合法嗎?

廣州互聯網法院:單方降低責任的最低提現金額條款屬無效格式條款

2021年03月31日08:24 | 來源:人民法院報
小字號
原標題:自媒體平臺設置最低提現門檻,合法嗎?

  本報訊 自媒體時代,內容創作成為風口,不少平臺為激發用戶創作熱情,紛紛推出“流量分成”“獨家獎勵”等激勵方案。這本該是平臺與用戶間雙贏的合作模式,但因平臺對提現門檻的設置,由此引發了不少糾紛。日前,廣州互聯網法院就審結了這樣一起案件。

  大魚號平臺是天津阿里公司運營的自媒體平臺。2018年2月,林某在大魚號平臺開通自媒體賬號,經過一段時間運營,該賬號產生收益281.9元。截至2019年6月,林某累計提現216.89元。

  但當林某再次提現時,網站卻提示“余額大于等于100元,可申請提現”“收益出賬期:每月11日10點前”“提現申請期:每月11日10點至15日24點”等規定。上述規定使林某賬戶中的65.01元余額一直未能提現。

  林某認為,天津阿里公司未在平臺服務協議中明確提現條款,且現有提現規則有違公平原則,故將天津阿里公司訴至廣州互聯網法院,請求法院確認“余額大于等于100元才可申請提現”為無效條款,并向其支付未結算賬戶余額65.01元。

  對此,天津阿里公司認為,林某在開通賬號時已與其簽訂協議,就“余額大于等于100元才可申請提現”等規則達成有效約定。且上述規定旨在降低平臺運營壓力,并未排除用戶主要權利。此外,天津阿里公司還指出,林某存在搬運、抄襲他人文章的行為。根據平臺管理規定,用戶存在上述行為時,平臺可收回“分潤權限”,不再向其支付賬號內余額。綜上,林某無法提現系因其存在違規、侵權行為,與提現規則設置無關。

  法院經審理認為,案涉條款“余額大于等于100元才可申請提現”設置在“大魚號平臺UC分潤服務協議”以及“大魚號平臺收益結算服務協議”中,系大魚號平臺預先擬定并面向眾多平臺用戶統一公示、重復適用的條款,用戶無法進行各異性磋商,故上述條款屬于格式條款。在上述模式下,林某通過發文獲益,但因平臺設置了上述提現條款,致使包括林某在內的部分影響力較小、收益增長不穩定的用戶,無法在可預期的、相對固定的期限內獲取其自有財產。同時,平臺亦未向賬號被注銷的用戶提供提現渠道,亦排除了該部分用戶自由支配收益的權利。

  雖然,該平臺抗辯稱設置“100元提現門檻”系為了降低平臺運營成本,避免大量用戶小額貸、零散、頻繁提現。但平臺在設置最低提現金額條款同時,還對提現時間及頻次作了限制。結合社會公眾日常生活經驗及交易習慣,在該模式下,已能夠避免頻繁提現的情況。平臺無法證明如沒有最低提現金額條款將對其運營造成何種程度損失,故對平臺的抗辯不予支持。

  關于大魚號平臺是否應當向林某支付其賬號中65.01元的收益余款的問題。林某確認其曾在平臺發布過非原創文章,且未舉證證明相關文章已獲合法授權,違反了“大魚號平臺服務協議”關于原創及知識產權授權問題的約定,天津阿里公司有權不再向林某發放其賬戶內的65.01元收益余款。

  綜上,法院依法確認雙方簽訂的分潤服務協議中的提現數額條款及結算服務協議中的結算前置條件條款無效,并駁回了林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宣判后,天津阿里公司不服判決提出上訴,廣州中院二審依法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段莉瓊 吳博雅)

  ■法官說法■

  疊加限制降低平臺支付收益的責任

  互聯網平臺出于降低網絡交易成本、提高運營的目的,通常會預先擬定格式條款來建立平臺管理模式和規則,平臺用戶無法就協議內容進行差異化協商,傳統個別磋商范式下的合同自由、意思自治面臨挑戰。本案中,大魚號平臺是自媒體內容創作、分發平臺,用戶通過在平臺內創作內容來獲取收益。根據案涉合同的性質和目的,有關創作收益計算、支付、提現等約定就是雙方權利義務的核心。大魚號平臺設置最低提現金額條款是平臺為了行使自治管理權而設置的規定,在已設置了提現時間及頻次標準后,再疊加限制提現金額標準,且未向用戶提供注銷賬號后的提現渠道或其他替代性補償方式,單方面降低了平臺應盡的向用戶支付收益的責任,不合理地限制了用戶自由支配其個人財產的權利,故法院認定該條款無效。

  因此,司法應更加關注互聯網平臺利用優勢地位濫用契約自由原則、不合理擴張自身權利、限制用戶主要權利等現象,并通過裁判引導平臺以更加公平的內容生產、分發及收益機制,平等保障不特定的、分散的內容創作者合法權益。

(責編:薄晨棣、馬昌)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亚洲AV 欧美 卡通 动漫_欧美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