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xtdt"><nobr id="fxtdt"></nobr></address>

        <form id="fxtdt"></form>

          <sub id="fxtdt"><listing id="fxtdt"><menuitem id="fxtdt"></menuitem></listing></sub>

          人民網
          人民網>>社會·法治

          我在故宮的屋頂上“考古”

          2021年10月26日09:03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我在故宮的屋頂上“考古”

            2016年11月,吳偉歸安大高玄殿寶匣。作者供圖

            2013年在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讀完本碩,我陰差陽錯地進入故宮博物院。其實這并不是我首選的單位,那時候“宮里”還沒有考古的部門和崗位,雖然在碩士階段專攻建筑考古方向,參與了一些古建筑調查測繪工作,但我還是一心撲在考古上,想做古建筑材料方面的研究。

            “入宮”之后,我被分到了工程管理處,一個我完全不了解的部門。錄取之后在官網上檢索才知道,這是做古建筑修繕工程管理工作。我有點傷感,看來就此要遠離考古了。沒想到,這是一次新的出發。

            入職不久,我跟著任務分工參與了寶蘊樓修繕保護工程項目。剛走出校園的我,對一切充滿好奇和興奮:好奇的是,故宮的古建筑修繕保護有著怎樣先進的理念和技術;興奮的是,我似乎可以一展身手,畢竟自己還學了點古建筑知識。

            然而,真正參與其中,我被潑了一盆冷水——自己以前學的偏重保護理念和形制研究,卻解決不了修繕過程中實際出現的具體問題,對于北方官式建筑及工藝做法也基本不了解。最關鍵的是聽不懂“行話”,一跟施工人員聊天就知道自己不懂行。

            但考古人天性樂觀,對世界保持好奇心,而且對于考古人來說,下工地不算事兒,只不過我從原來的“入地”,變成了“上天”。

            我每天干得最多的,就是背著相機爬腳手架,觀摩外界難得一見的修繕工作,向同事、同行、施工方和工匠們討教,把修繕的每個過程和做法都用相機拍下來,整理記錄。不僅是自己參與的項目,我還經常串門到其他同事的項目中去學習。就這樣慢慢地,我能看懂匠人們干的活了;又花了很長時間,我能看明白他們干得好不好了,到這一步,我才算是一腳踏進了古建修繕圈的門。

            在寶蘊樓的修繕過程中,我深刻體會到,古建筑有很多隱蔽的部位,這些部位蘊藏的很多信息,可能只有通過修繕才會重見天日,有的還可能顛覆以往的認知。

            古建筑修繕的一些環節,其實跟考古的解剖、發掘過程一樣,其間會有大量的原始痕跡信息暴露出來,而且很多信息在修繕過程中會消失,且不可逆,這更需要全面仔細地記錄。但修繕工程的記錄和考古記錄并不一致,前者偏重施工工序,重點并不在于記錄暴露出來的歷史信息,這一部分往往一帶而過。

            我突然覺得,自己找到了考古和古建筑修繕之間的一個契合點。既然修繕的歷史信息記錄比較薄弱,而考古的強項正好是記錄,那我何不發揮自己的考古技能,用考古的理念和方法來加強這一方面的記錄和研究呢!

            很幸運,我得了一個好機會。2015年,我開始全面負責故宮大高玄殿修繕工程的現場工作。有了寶蘊樓項目的經驗積累,我想把考古的理念方法運用到古建筑修繕保護過程中。此時,我已加入了故宮考古研究所,一個在我入職不久后、2013年年底成立的非建制研究機構。

            我將古建筑的屋頂視為層層疊壓的“考古地層”,對上面所有的信息按照營建層次和不同時期修繕所產生的疊壓打破關系,進行全面細致的提取記錄,以獲取其不同時期營建、修繕所留下來的歷史信息和工藝做法,最大限度保存“真實性”和“完整性”。

            因此,我首次帶領故宮考古研究所的考古隊員們走上屋頂,在屋頂上布置探溝、進行“考古解剖”,取得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重要發現。同時,我們把發現的重要遺物,按照考古學的方法進行編號、記錄與保存,彌補了施工中大量文物信息丟失的現象,也為后期的修繕保護方案提供了科學的歷史信息依據。后來,這被大家戲稱為“屋頂考古”,也成為故宮考古的一大特色。

            記錄與研究不能僅僅停留在紙上,這是與考古工作最大的區別?脊攀前l掘完了回填、收工,回到室內整理研究;而修繕項目是在解體之后還要再安裝還原回去。

            曾有一座建筑的木基層殘損嚴重,由于它在不同時代都經過修繕,有很多種不同的形制做法,施工單位就來問我們和設計單位,以什么形制為準進行復原。木基層是古建筑的隱蔽部位,常常在施工圖紙里得不到體現。但我們事先曾進行了詳細的測繪記錄,對現存的各種形制做法進行了分析,確定了原始做法。我們把數據圖紙給施工方,他們非常驚訝,也是心服口服,并據此進行修復。

            在修繕過程中,我其實更多充當一個信息記錄員的工作,跟著工匠,哪里有修繕就“考古”到哪里。我似乎又回到了考古現場。

            在屋頂上的“考古”,讓我找到了自己矢志不渝的追求方向——在故宮把考古做成故宮特色,乃至中國特色,也讓我深刻感受到了考古的外延和生命力。從卸下的瓦、木、磚等各種構件上發現的信息,似乎在向我傾訴一部無聲的史書,又像一幕幕電影在向我展示當時的人、文化以及社會。

           。ㄗ髡邊莻ハ倒蕦m考古研究所工程師)

            

          (責編:郝孟佳、溫璐)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免费xxxxx大片在线观看

              <address id="fxtdt"><nobr id="fxtdt"></nobr></address>

                <form id="fxtdt"></form>

                  <sub id="fxtdt"><listing id="fxtdt"><menuitem id="fxtdt"></menuitem></listing></sub>